原@一叶止秋。全职es出不来,语c小透明,琅止/笑咲♪孙翔凛月love!喜欢周翔,凛泉,骨科,幼驯染,不吃周江泉真。

【凛泉】酒予星夜

事先说好,超级短的,感觉只放图太那啥了所以…手机排版估计很大问题。…

酒吞栗x星夜泉的奇怪设定,现在脑子里剧情一片空白完全胡扯的背景(。

最后好像又变成正常的pa了…管他的(靠


-

“好痛!”

协助对决完成后的濑名泉刚刚回到knights的活动室准备休息,正欲打开窗透透气却被不可抗力拉扯,匆忙中抓住窗边衣架却还是被巨大的力量往下拽,自己也不知道扯下了什么东西。似乎是掉进了深渊,正这么想的濑名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算是柔软的厚草丛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屁股上的痛意。

濑名泉渐渐从疼痛中恢复过来,抬起手来才发现自己抓的什么——是万圣节时朔间凛月的衣服,准确地说是领结。如果被杏或者司发现了绝对会很生气的吧,……小熊应该不会很生气的,大概。

“欸,小濑?不是说不回来了吗,果然还是爱着我的吧♪”

不知道从哪个方位冒出来了一个“朔间凛月”,此时站在濑名泉前面以俯视的角度诧异地看着他,更诧异的则是他刚才说过的话啊,濑名泉心里吐槽。

当朔间凛月扬起手里的酒葫芦灌了几口酒,慢吞吞趴下来几乎要俯在濑名泉身上时,濑名泉终于反应过来,抬起没有抓着领结的手抵住人胸口抓狂道:“睡间你是笨蛋吗?比赛结束我当然要回来的啊,还有你靠的太近了快给我起开啊!”

两个人几乎同时认识到对面正和自己交谈的人并不是真正交谈的对象时,空气似乎凝结了几秒,又像是约定好一样的,两个人又同时开口。

“你是谁?”

除了小鸟的叫声时间仿佛真的停住了,朔间凛月也依旧大敞着胸膛停在濑名泉上方,但是濑名泉看着这个顶着和自己暗恋对象一模一样的脸的人以及感受到的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气场还是忍不住红了脸,撇过脸手上用力增大声音掩饰:“总之你先给我起来,真是、超烦人的啊!”

朔间凛月将信将疑地起来又翻个身坐在人旁边,濑名泉不自在的整理了一下身上星夜祭的衣服,摆正自己的坐姿正对着朔间凛月。

………

短暂也不是非常顺利的交谈后,双方在隐瞒一定事实的情况下大致明白了这个类似“穿越”的行为。

朔间凛月,归隐的酒吞童子,与作为蛇妖的“濑名泉”一起生活。

濑名泉,梦之咲三年生,与作为偶像的“朔间凛月”是队友关系。

以及,刚对“濑名泉”表白的朔间凛月和暗恋“朔间凛月”的濑名泉。

“…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濑名泉一脸严肃地开口,已经察觉到点什么关于对面这个人的情况。反正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朔间凛月,将计就计说出心意感觉也能让自己好受点吧,啊啊,这个世界不会也有那个烦人的红头发的家伙吧。

“…哎,小濑在说什么?”朔间凛月感觉自己要破功了,反正这也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濑名泉,说不定这个人与另一个自己早就打破了那一层的关系,就这样骗骗自己也不错嘛,而且…小濑,早就去找那孩子了吧。

濑名泉抬手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脸,带些一丝玩味的笑,用力压下心中稍微的酸涩后开口,“说我爱你啊,睡间?”

胸口闷闷的,濑名泉手稍微用力抓紧了手里的领结,他才不想管,这不是他喜欢的凛月。

朔间凛月也不好受,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微笑,眨眨眼睛回道,“嗯嗯,是的哦,我爱你啊。”


-SENA

太奇怪了,濑名泉想,就算不是真正的他认识的朔间凛月,他的心还是很疼,他不想让朔间凛月那么难过,就算他不是。

然而这一切还是被打断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树上掉下来了什么将他砸晕,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knights的练习室,自己正躺在转校生专门为朔间凛月准备的床上,以及……趴在床边的正主,朔间凛月,正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

“你醒啦,小濑?”

濑名泉不自觉地点点头,坐起来以后发现自己手中还抓着人的领结,有着尴尬地正想开口解释便陷入人温暖的怀中。

“太好了,醒过来就好。真是吓到我了,小濑不醒过来的话…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然后就后悔了,后悔没有早点说出来,如果还有这种意外就更糟糕了。”

“当然,我会一直保护小濑,让小濑远离各种意外。因为——我喜欢小濑,最喜欢小濑了。”


-RISTU

“……虽然不理解你为什么这样做,但是既然做完了就赶紧消失吧。”

朔间凛月极其不耐烦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笑眯眯的朔间零,想尽各种办法总算是逃回自己住的地方,果不其然没有人呢——除了濑名泉之前捡回的一条跟他长得差不多的普通小蛇还在吐着蛇信子。

“睡间!跟你讲了多少次记得把酒桶盖上啊、真是的,怎么你还是不听!”

朔间凛月诧异地回头发现刚进屋气冲冲的濑名泉,板着脸指着自己忘记盖上的酒桶说教。

“啊啊,反正我再怎么说你都不听了,以后就我负责盖上吧,真是超烦人的啊,睡间?”

“早上的话我也想过了,一起生活的感觉还不赖,以后也给我感激地…喂不要突然抱过来啊!!”





太丑了不忍直视……假装是粮(。

评论(5)
热度(29)

© 笑阿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