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一叶止秋。全职es出不来,语c小透明,琅止/笑咲♪孙翔凛月love!喜欢周翔,凛泉,骨科,幼驯染,不吃周江泉真。

【凛泉/凛月922生贺】The lost piece·凛月side

和 @伦敦°セナ一笑更倾城 的联文生贺!

大学生已交往设定,失忆情节以及恶魔设定有。

凛月side(。

还有一份巨大的ooc


-

九月份的气温逐渐下降,学生们也不得不换上了长袖的衣服,一边抱怨着天气一边又继续进行着匆忙的学业。


这是距离22号最近的一个周五下午,朔间凛月抱着一堆同学以及同系女孩子塞到的礼物与濑名泉走在回家的路上,相比两手空空的濑名泉,朔间凛月觉得十分委屈,在人打开家门后随口抱怨道:“セッちやん都不在乎我欸,我马上就要过生日了,竟然让我自己拿这么多东西走那么久。”

濑名泉脱下外套瞥了一眼被粉红色礼品盒包围的凛月,没好气的反驳:“哈?你自己的生日礼物,干嘛要我给你拿啊。”

早已步入大学的两人在大一时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告白是由凛月提出来的,熟识的濑名泉也有那么点小心思,后来也顺理成章地在大学附近租了一间公寓,正经作风的濑名泉选择了比较保守的两间卧室,只是在朔间凛月的硬性要求下买了可以直接睡下的沙发放在客厅。

此时此刻凛月正坐在他的专属位置上拆着礼物,濑名泉在换完鞋后看到沙发上一堆已经拆完并且可以明显看出来是情书的东西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开口:“……而且毕竟是那些女生对你的‘爱意’啊,我怎么舍得沾染。”联想到最近凛月的态度以及收下这些情书的作为更加不爽,没好气地拿起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夺门而出留凛月一个人莫名其妙。

“……什么啊,セッちやん……”



作为在恶魔世界权势子弟的朔间凛月闲的无聊便跑来人类这里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了20年,自家兄长朔间零自然是不放心的跟过来,还时不时隐匿公寓附近骚扰,让凛月很是不爽。礼物拆到一半便没了兴致,隐约能感觉到附近人的气息干脆在泉走出公寓后不久寻找他,脑袋里盘算好了要说的话,诸如“我还是最喜欢セッちやん啦”这样的会不会缓解一下呢...?虽然最近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一直非常僵,之前也有过关于得不到双方各自想要感情的冲突。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看到备注时便准备好了扬起的微笑准备迎接,却被冰冷屏幕后的声音吓得差点将手机摔掉。

“请问是这部手机主人的朋友吗?你的朋友出了车祸,请马上来……”


朔间凛月赶到医院时,濑名泉已经躺在病床上了,白皙的皮肤以及……蓝白色的病号服,头上包扎的绷带还略微渗出血丝,往日湛蓝色的双眸紧闭,与往日无数次夜晚凛月偷偷溜进濑名泉房间时一样,浅浅的呼吸着。

与负责处理的医师交流过后凛月又忙着补办住院手续一直到深夜,如果セッちやん醒着大概会很吃惊吧?凛月在拿着病历薄推开病房门的前一秒这么想着,刚才听医生说因为头部撞击的缘故有非常大的可能性会短暂或者长期地失去记忆,稍微动用一下预知的能力大致也可以猜得到...啊。

即使因为恶魔夜间会比较清醒此时的凛月还是难免因为过于劳累产生了困意,随手扯过靠墙的椅子便在人的病床边一同睡下。



“嘀嗒。”

似乎做了一个不太友善的梦,凛月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期间有护士小姐给病床上的濑名泉换过药物便难得乖巧地睡到了一边的空床上。隔着窗帘也能感受到午后阳光的温暖,想着或许有些帮助凛月直接下床光着脚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在窗帘布料与墙的摩擦声中,身后病床上的人也微乎其微地发出了一声“嘶——”

凛月转过身,看到病床上的濑名泉坐起来,皱着眉头摸了摸头上的绷带,似乎是确认了什么,抬头与凛月对上视线时眉头依旧皱着,看到凛月一身便装后明白不是病友,略微干燥的嘴发出嘶哑的声音。

“……你是?”

啊啊,果然呢。

朔间凛月苦笑一声,与设想相比亲身体验是真的更加让人难受啊。阳光沐浴下,他慢慢走近了濑名泉。

“我叫朔间凛月,请多关照♪”



干脆的将自己作为恶魔的身份坦白,虽然凛月觉得濑名泉只会觉得他在开玩笑,在之后凛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下勉强承认了他的身份。鉴于濑名泉的病情医生建议他再待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确认无误后再办理出院手续,朔间凛月要睡着一样地不断点头,濑名泉则是在一边沉默,在发现有时候医生真的不会发现凛月时总算相信了凛月作为恶魔的身份。

凛月早早地回学校办理了自己跟泉的休学手续,之后在医院里的短暂的一个星期里便一直充斥着这样的场景,虽然凛月本人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上午可能是凛月打着哈欠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后不顾泉的喊叫自顾自的倒在另一边的病床上,也可能是顺手带回来的蛋糕被一口一口喂到泉的口中。下午可能是凛月趴在泉的病床边上听着泉一边说着“超~烦人明明我才是病人”一边被投喂水果,也可能是天气晴朗凛月推着轮椅带泉去医院楼下的花园吹吹风。晚上的话则是凛月不知道在哪里买到的小孩子的睡前故事一篇篇讲给即将入睡的泉,即便对方真的不想听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伟大事迹。


看得出泉有时候的犹豫和怀疑,但朔间凛月最终还是把他从医院带回了公寓,濑名泉一脸诧异指着各处都有的明显两个人生活的痕迹不知到第几次地询问凛月:“我说,这些东西都是什么…你跟我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朔间凛月依旧是维持着一贯的慵懒笑容:“跟你讲过不要小看恶魔啊,可是什么都可以做到的♪欸欸,我只是路过这里啊,看到セッちやん超级可怜就忍不住帮帮你啊。”

如果熟知凛月的人一定都知道这家伙才不会有闲功夫去帮助不认识的人,但是…セッちやん现在不认识我呢,凛月想。濑名泉则是又在诧异中沉默了下来,按照凛月的指示去了自己的房间看得出来是一个人生活的样子勉强接受了现实。


按照医嘱,濑名泉最好是要再休息两个月。发觉自己是大学生后的某一天,濑名泉拿下书架上的书询问正在沙发上吃零食的朔间凛月:“喂喂,我应该是学生吧,怎么学校那边都没有人来找我?我跟你到底什么关系啊,等、……不要在那里吃零食啊,会弄脏的!”

慢悠悠听完人话后又咬口嘴里的薯片,好似才想起什么一样抬起拿着半片薯片的手。

“哦,想起来了!セッちやん的同学有来过呢,住院的时候,好像是金色头发吧…已经请好假了,等秋假结束就可以了回去了哦。”

印象里模模糊糊地冒出来“鸣上岚”三个字后暂且放下心来,濑名泉又忍不住走到人身边拿着手里的书不重不轻地敲下人头,“跟你说过不要在这里吃零食了啊!而且这种东西超~没营养的好不好。”

朔间凛月含起剩下的半片薯片不知用何种方法在眼角挤出几滴泪,盘腿仰头看着居高临下的濑名泉:“呜哇好痛,セッちやん是要谋杀吗——而且这种味道的薯片明明超级好吃。”

“哈?谁会想要谋杀恶魔啊,味道跟营养一点都不沾——喂!!”

不给泉说完话的机会,朔间凛月伸手便把站在沙发另一边的泉拽了下来,书本在混乱中掉落在地上,而濑名泉也以一种非常难堪的姿势倒在朔间凛月的怀里,正欲发作只听到凛月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回响,“那就先尝尝再做评价吧。”

凛月的嘴唇上沾到了薯片的碎屑,此时也准确无误的贴在泉的嘴唇上,番茄味悄悄溜进濑名泉的口腔里,而此时濑名泉的脑袋里也居然产生了“很甜”的信息。

简简单单的触碰过后凛月便放开了泉,泉也在当机中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了句“超、超烦人——!”后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嘭”的关门声在不大不小的客厅里微微回荡。


独自坐在客厅里的凛月有些出神,回想起来之前仅有的几次亲吻,竟然……不如这次带来的冲击大。稍微懂一些策略的朔间凛月也偷偷瞄到过最近有时候出神看自己的泉,被发现后死也不承认,脸颊泛红怎么看也是在撒谎啊。

セッちやん……喜欢我吗?

什么都不记得的セッちやん,喜欢我吗?

恢复记忆的セッちやん,还会喜欢我吗?



呃啊,是烦人的家伙。

朔间零趁着临近午夜不请自来,虽然不想承认这般悠闲的姿态与自己相像,可也还是勉强允许人在自己房间里喝起红茶,也差不多明确人前来的目的了。

“哦呀,隔壁的孩子还没有恢复记忆吗,吾辈的凛月还是真能忍受呢。”

身为恶魔,尤其是对朔间一家,恢复记忆简直是随手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只是临行前与那些人签订过一系列协议,大致就是对别人施加恶魔的力量的机会只有一次。

只是凛月觉得目前的状况比失去记忆之前好多了。

“如果凛月肯叫一声吾辈‘哥哥’的话,吾辈是很乐意帮那孩子恢复记忆的哦?”

回过神来的凛月十分嫌弃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作出驱赶的态势,不厌烦地对着坐在对面的人说道:“啊啊,我自己的事情我还是有点分寸。至于你刚才提到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尝完最后一口红茶,朔间零无奈的叹口气,什么没说就消失了。



濑名泉白天又一次地问到了两个人的关系,凛月当然是希望泉能恢复记忆,但是……

“现在的セッちやん,没有之前的那些芥蒂呢。”

“想起来之后又会变成之前那个样子吧,还会回到学校……”

有些东西真的,得到以后就再也不想放手了啊。


恶魔先生花费了许久时间,终于下定决心推开了隔壁卧室的门。毕竟セッちやん也想要恢复记忆呢,毕竟我……喜欢他呢。

意外的看到了仍未休息而是开着暗灯看书的泉,在自己打开门后有点不适应躲了躲,自己也直接开口问他,“セッちやん想要恢复记忆吗?”

濑名泉稍愣一下,“你在说废话吗くまくん,当然想了啊。”

也是呢,朔间凛月叹口气,一步一步走近正在床头坐着的泉。对方则不解中有些紧张,“做什么啊……”

朔间凛月爬上床,慢慢跪坐在泉旁边,双手抬起往人眼前遮住,带着几分不曾见过的冷清声音,“当然是帮你恢复记忆啊,只要明天早餐太阳升起来,你就可以想起所有的事情了哦。”

被遮住眼睛的濑名泉有些发恼,试图挣脱开缺发现自己正在失去力气,尽自己最大力气也没喊出什么后便歪倒在床上。

“……以及,我喜欢你的事情呢。”



一直到清晨,朔间凛月还是开着窗户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托腮回想最近几天发生过的事情,时不时弯起眉眼笑出声,惊动了不远树上清醒的鸟儿。

一直到看过早起上学的学生,略微晚一些的上班族,到街上几乎没什么行人,已经……快下午了吧。

一直到早上那些人们再度进入视线,远远的天空已经开始被黑夜吞噬。


“喂……!くまくん!”

欸?朔间凛月恍惚到差点掉下去,反应过来是濑名泉在门外叫着自己,犹豫了一会跳下窗台光着脚给他打开门。

“……セッちやん?”

门前的濑名泉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外套还没来得及脱掉,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为了掩饰略微泛红的脸颊连忙将手里的礼物扔到朔间凛月怀里,闷声闷气的转过头,“……补给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啊。”

“还有,……我喜欢你。”



如果可以的话,朔间凛月想回到他见到濑名泉的第一天,阳光就那样好不吝惜地打在他身上,闪闪的发着光,照到了凛月的心里。

但是那样就太糟糕了,再来一遍就算是恶魔先生也承受不了啊,嗯…现在是普通人了。

那我也想起来了,你喜欢我的事情。


-

写在最后吧…虽然也没写多少。总之能喜欢上栗子喜欢凛泉真是太好了!!凛月生日快乐哦♡

有种强迫伦敦的感觉(……)能一起写文也是太好了!!

发现还是自己第一次写凛泉文q

评论(2)
热度(47)

© 笑阿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