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一叶止秋。全职es出不来,语c小透明,琅止/笑咲♪孙翔凛月love!喜欢周翔,凛泉,骨科,幼驯染,不吃周江泉真。

【周翔】加速恋爱01

*时间为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代表队获胜以后。

*ooc有私设也有


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孙翔打心底里高兴,这是他第一个冠军,而且还是代表自己的国家拿下的冠军。

看着国旗在苏黎世上方升起的时候,孙翔以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心里,生长出了因为身处异乡的酸涩,他突然很想回家,向家人证明当初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职业选手又怎么了?你看,我可比那些碌碌无闻的人厉害多了!

小的时候孙翔就不喜欢那些跟着别人后面的人,他喜欢做最前面的被跟着的人,威风极了,而且不用看别人脸色,自己说什么,别人也会跟着做。因此大小孙翔就是周围一片的孩子王,经常衣服干净着出门,脏兮兮的回家。

孙妈妈看在眼里,想着,“小孩子就是爱玩嘛,没事。”

后来上了小学,孙翔跟妈妈说每天有认真学习,本来孙妈妈是相信他的,直到有天晚上,孙翔才戴着红领巾满脸是灰的回家,孙妈妈一巴掌打在人屁股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锁家里,不让他出去,每天上学放学接送,一点疏忽不得。

后来安安稳稳上了初中,成绩一般地考上本地一高中,高二那年被人看到和一个男生牵手告知班主任,再通知到家里,孙爸爸拿起凳子就往孙翔身上打,孙翔疼,但是仍撅着个嘴,嘴里嚷嚷着“我就是喜欢他!”

孙妈妈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孙翔竟然谈恋爱了,谈就谈吧,还是个男的。俩老人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同性之间的感情,孙翔却在这个时候和他们说。

“我不上学了,我要去打荣耀!”

那天晚上孙爸爸摔了很多东西,茶杯和碗的碎片就躺在客厅,孙翔看的心惊胆战,却头也不回的提着自己的行李出了门,只是临走给他妈留了张纸条。

妈,我一定会证明给你和爸看的。

 

 

周泽楷捧着奖杯,眼神恍惚,有些不可置信,但是那抹发自心底的微笑还是被记录下来。

突然想起来家里人,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看电视的转播,周泽楷转转头找着摄像机,却只看到了漫天飞舞的彩带已经哄哄闹闹的人群。

周泽楷打小就不愿说话,一直是那种被周围家长称作是“别人家孩子”的存在,成绩好,有礼貌,颜值还高,除了不愿说话,其他的那是样样满分。

只是乖巧的周泽楷也有不乖巧的时候,在高二时他发现他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但是他没有说,只是有些矫情的把喜欢的心情像小女孩子一样埋在心底,直到毕业时跟对方提了一下,却被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对待,他很难过。

高考成绩还没出的时候,周泽楷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荣耀上,也是因为荣耀,好孩子周泽楷在高三一整年几乎也没怎么认真学,靠着原来的底儿跟了一年,高考成绩也可想而知。

周泽楷的父亲是一家公司的总监,安排个工作还是可以的。所以当周泽楷委婉地跟家里提出要去打荣耀时,没有人拦着他。

如果当初自己好好考大学,再凭着自己的努力闯出自己的事业,或许连荣耀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会有此时站在这的机会。

但是没有如果,枪王周泽楷此时就站在这代表中国的地方为自己的国家赢得荣誉,他可以让暗自伤心过的家人相信,他选的路并不坏。

 

千辛万苦从瑞士回来后倒了几天时差,江波涛便趁着队员都归队张罗着出去玩,划动屏幕在轮回群里发了个公告。

“明天去XX山玩,记得早点睡,不许请假。^ ^”

无浪:咳咳,@全体成员

云山乱:……

残忍静默:……

吴霜钩月:副队,你认真的?

无浪:真

无浪:正好小周跟翔翔回来了,过几天就忙起来了,不这时候去什么时候去?

一枪穿云:嗯

笑哥自若:小江想法不错,正好可以逃脱明天看孩子的任务

一叶之秋:方哥你哈哈哈哈哈哈哈,so不负责任

残忍静默:不负责任+1

云山乱:不负责任+2

吴霜钩月:不负责任+3

笑歌自若:唉,等你们有了孩子就知道了

 

孩子?小二十的孙翔头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我是弯的啊,以后得领养个孩子?

嗯…得找个好看点的,起码得配得上翔哥才行啊!要是太丑了,怎么带得出门嘛。不过得多好看呢?

一提起好看这个关键词,莫名其妙脑袋里冒出了周泽楷的脸。孙翔腾的一下脸红了,幸好是在自己宿舍里。

要是按照周泽楷这基因,孩子也一定很好看吧。孙翔想着想着心里就有点酸酸的,总怕哪天周泽楷突然领个女朋友回来。

孙翔一晚上都在想这个问题,想象力极好的小斗神设想出N+1种场景,终于在凌晨愤愤睡去,睡了三个多小时就在门外使劲敲打的杜明吵醒。
杜明一看到他便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翔翔你哪来的勇气晚睡的?是不是昨晚自己撸忘了时间吧哈哈哈哈哈!!副队不都跟你说了让你早睡?!”

“你他妈才撸到忘情呢!!”孙翔二话不说抄起枕头砸过去,整个人本来就晕晕乎乎,再加上杜明躲得快,枕头果然没有击中目标而是砸到了刚进来的江波涛身上。
“……小孙。”
“啊…啊?!副队我不是故意的,都怪杜明!”孙翔暗叫一声不好,硬着头皮推脱责任。
江波涛无奈的把枕头扔回人床上,看见孙翔刚睡醒的发型一脸这人“这人谁我不认识他”。
“……”孙翔被盯的发毛,摆了摆手直接掀开被子往洗刷间跑。“我马上就好!”

 

负责催孙翔起床的两人便笑笑退了出去,等孙翔从洗刷间出来看着不能直视的衣服堆,胡乱扒拉了一会才找到一身衣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最后一个从轮回的宿舍跑出去。
只剩枪王站在前面不远处让孙翔有些发懵,卧槽说好的一起出门呢,怎么就让他自己面对想了一晚上的周泽楷?

 

孙翔喜欢周泽楷。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孙翔懒得考虑这个问题,只知道他看到周泽楷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像是阳光照耀下的露珠一样,熠熠生辉。

周泽楷有些无奈的看着孙翔,给人指了指已经走远的一群人,无声的告诉他“你太慢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就算是相处这么久孙翔对于周泽楷传达的信息还是慢半拍。
“这群人太不厚道了!怎么走这么快都不等等我们!”
早就打好心里的小算盘的孙翔笑嘻嘻拉起周泽楷的手就往前跑,枪王愣愣的看了眼两人的手,不动声色地回握着。

“小明明想不想你女神啊?我昨天可是看见她发微博了,说什么H市又热了,这不是正提醒你吗,快行动快行动!”吴启走着也不忘调侃杜明,觉着这人吃瘪的样子实在太好笑。
“滚滚滚人家又不知道我是谁……”
被戳到痛处的杜明气不打一处来,提起拳头就往吴启身上打,吴启见状赶忙往方明华身后躲。
“救命啊小粉丝要打我了!呼叫兴欣!”
“你!”
孙翔两人赶到人群时看到的就是一幅老鹰抓小鸡的画面,无可置疑,方明华就是那只母鸡。
有点惋惜周泽楷顺势放开的手,孙翔心里的小人握起手中拳头说了句,来日方长!
江波涛有点头痛地自由放任了三个人的游戏转头跟两个人搭话,“我们怎么去?打车?公交?地铁?”
“公交车吧!我带硬币了!让我来体验一下上车投币的感觉!”
孙翔很自豪地抢先开口,从兜里掏出了一枚一元硬币,往空中一抛,阳光一闪,硬币就消失在了孙翔的视线里。

“哎呦卧槽我的硬币呢?我的硬币啊!!!”
江波涛有种在带孩子去看电影然后孩子说“妈妈我的票不见了”的感觉,哦不对是爸爸。
周泽楷无奈的抬手拍了拍孙翔的背,低身帮人找了找消失的硬币,最后确认是掉到2米内的下水道以后,遗憾摇了摇头。
孙翔气得扯下了眼睛,“不!!我好不容易在我衣服里发现钱!不能这么对我!!” 
于是在孙翔的咆哮和轮回众人内心和口头的双重鄙视中,六人登上了前往一座山的bus,当然,身为本地人的周泽楷和方明华是有S市的公交卡的。


评论(7)
热度(52)

© 笑阿咲 | Powered by LOFTER